福州一小区搭建消毒通道:为进出居民消毒
来源:福州一小区搭建消毒通道:为进出居民消毒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4:57:05


我们和行李一起,被直接载到了武汉会议中心。听完国家卫健委专家的汇报,回到房间,已近凌晨。钟老师没说太多的话,神情有些沉重。情况比他想象的可能更糟?不过我知道,他应该已有心理准备:如果武汉情况控制得很好,怎么会如此急迫地请他来呢?

△图为洛杉矶警察局 图片来源于网络

上午会议结束,钟老师匆匆走出会议室,边走边对我说:“我也接到国家卫健委的电话了,今天必须赶到武汉。”

一坐下来,钟老师便打开电脑,开始查阅和整理资料。他工作的时候,思考的时候,都很不喜欢被别人打扰。幸而车上没有人认出他来。感谢智能手机的发明,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。大家都在安静地玩手机,车厢里没有了绿皮火车时代的那种喧嚣和纷扰。

1984.09--1988.07江西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

2014.10--2017.02江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

1996.01--1998.03江西省政府办公厅综合处副处级秘书

我们抵达南站。车站里人山人海,踏上归途的人们满脸喜悦,几乎没有人戴口罩。欢乐的海洋里,又有多少人知晓已有暗礁深藏?

电话那头态度很坚决:“请钟院士坐高铁过来,车票我们来联系。”

我马上致电对方,问能否缓一天。对方的回答是商量一下再回复。等待回复的时间里,我打开手机查询当天的飞机航班和高铁车次,都没票。